阮小阮夕

感谢喜欢。
不喜欢我写的的人可以不看。
qq1227360759欢迎扩列。
初三党不定期更文。
评论看到必回,除非你是来喷我的。
圈名阮夕,叫小夕或夕子就可以啦!

主混凹凸,我英,杀天。
喜欢zack,ray,咔酱,渡我,凯佬,米迦尔。
(凹凸大全员都很可爱(๑• . •๑))
咔酱,札克,凯佬赛高!!
(凹凸杂食党)主吃all凯莉,佩帕(对家退散!!),胜all,all胜,zr,米优,
(咔我,我咔,z我,我z 捂脸ing)
欢迎各式调戏(๑• . •๑)
如果想的话,大家可以点文哦~
*罒▽罒*
偷摸摸追加一句,想找一个专属画手噫噫。

【雷凯】花吐症(伪)

凯莉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那是一片玫瑰花海。

    她满心欢喜扑向那黑发紫瞳向她张开双臂的男人,男人笑着摸摸她的头,她将耳朵贴在他的心口。

    ——“扑通……扑通……”

    她的脚下突然裂开一个大缝,她和那些残破的血红花瓣一齐跌了下去。

    她拼命叫喊,可男人始终死死地握着她的手,最终被她拉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凯莉满头大汗的睁开眼,望着粉色的天花板愣了愣,松了口气。

    是梦啊……

    伸了个懒腰坐起来,刚准备下床,喉头突然一阵腥涩,她难以控制地俯身咳嗽起来。

    有血红色的花瓣飘了出来,如翼般飞旋,缓缓落在地上。

    凯莉愣了一下,玫瑰?

    “卟卟!”不知什么时候在这里的裁判球艰难地伸出小短手碰了碰凯莉悬在床边的脚,看凯莉看向它,才接着说:“这位参赛者,请跟我去凹凸大厅。”

    “咳咳咳……呕……”凹凸大厅里,咳嗽声和呕吐声夹杂着此起彼伏,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诡异的香气,地上铺着各种各样的花瓣。

    凯莉踮着脚小心的避开那些看似美丽的花瓣,毕竟是人吐出来的,这么多在一起——真是有够恶心的。

    凯莉看了看四周,只来了大约一半的人,金小队的人都不在,大赛第一的九岁孩子身后的两个跟班没有来,安迷修也是一个人孤零零地在一旁。

    雷狮海盗团也没有人来。

   

    “各位参赛者,”丹尼尔的声音响起,依旧是一身白衣的大天使长看了眼下面的人群。“现在宣布一条新的消息,昨晚,我们在各处投放了一半人次分量的花吐症变种病毒。”

    花吐症?

    凯莉摸了摸下巴。

    得到爱人的一个吻啊……

    得到那家伙的吻,我还挺期待的呢。

    “这个症状想必也不需要多说,从开始发作到虚弱致死为期十天。为了游戏的娱乐性,接下来就是这次的规则……”

    凯莉搓了搓僵硬的手,脸上有些挂不住笑容。

    这算什么游戏……

    “……中了这种病毒的人,必须杀死自己的爱人,否则则需支付五万积分才能痊愈,不然……十天后你就会死亡。……祝大家玩的愉快。”

    这次会死很多人的吧。

    五万积分这么大的数字,只有排名前十的人才拿得出来。

    而她的积分,在前几天已经为了买甜点所剩无几。

    所以……接下来,她要怎么做呢。

   

    “安迷修,到底是怎么了?!”艾比一看到安迷修走出来,就满脸担心地扑过去抱住他的腰,红瞳湿湿的。

    安迷修连忙蹲下来把她抱到怀里安慰:“没什么的,只是普通的花吐症而已。”

    “花吐症?!”艾比呆了一下,看了眼安迷修绿瞳中倒映着的突然小脸通红的自己,飞快地在他唇上碰了一下,然后立刻捂着脸转身,“我……我……你不用谢我……我只是……”

    “噗……”骑士耳尖微红,开心地笑起来,偷偷在小姑娘看不见的地方支付了五万积分。

    还是不要让她担心的好。

    一旁被雷德、祖玛围着的嘉德罗斯小脸苍白,哀怨(?)地看着远处正和金聊的开心(金单方面发言)的格瑞,恶狠狠地抓了一只无辜的裁判球戳着玩,之后,也作为积分最多的人支付了五万。

    真是幸运的人啊……

    凯莉叹了口气。

    “凯莉。”雷狮脸上笑容不变,一只手把锤子扛在肩上,另一只手将她看着别处的脸扭来看着自己,“现在可以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吗。”

    那些男人有什么好看的。

    被迫看着他的凯莉鼓了鼓嘴,任由他的手不安分地在自己脸上捏来捏去,一边翻了个白眼,你这还捏上瘾了是吧:“雷狮,我得花吐症了。”适时地吐出两口花瓣。

    “花吐?”雷狮愣了一下,转而笑起来,手捏住她的下巴轻轻抬起,“喂,不是那么厉害的魔女吗,还奈何不了小小的花吐病毒?”

    男人笑得张扬而邪肆,凯莉掩去眼底腐花般的痛色,也笑了起来,蓝瞳清澈:“呐……我亲爱的大猫猫。吻我。”

    “真是甜美的请求。”

    雷狮瞳色一暗,咬住她樱色的唇。

    凯莉紧紧地抱着他,回应他,泪水却无声息地滑落。

    你可以为我而死吗?

    我亲爱的,爱如生命的男人。

   

    这是第三天,凯莉还在不停地吐着花。

    “雷狮,本小姐要吃月光慕斯。”

    凯莉任性地扯了扯他的星星头巾。

    雷狮皱着眉看了她一会儿,终究还是叹了口气:“本来不应该让你吃太多的……”

    “真是听话的猫猫。”

    凯莉用精致的小叉子叉起一块裁判球刚送上来的,送进嘴里,然后满足地眯了眯眼。

    雷狮瞟了眼笑得开心的少女,周身气息危险:“凯莉,是不是我太宠你了。”

    “哎!”她故作烦恼的叹了口气,“谁叫本小姐这么可爱呢。”

    雷狮:“……”他竟无言以对!

  

    “这是什么?”雷狮突然俯身,拿起不知什么时候落到蛋糕上的花瓣,“玫瑰……”

    “啊没有没有……雷狮你快还给我!”凯莉连忙抢过,随手塞进衣兜里。

    雷狮只是皱了皱眉,也没有继续深究。

    凯莉刚松了口气,耳边却突然响起丹尼尔的声音。

    『祝你玩得愉快!』

    凯莉捂住嘴,剧烈咳嗽起来,血色花瓣大把大把地从她口中涌出。

    “花吐……”雷狮的紫瞳彻底冷下来,闪着有些晦暗不明的光,上前一把掐住她的下巴抬起,狠狠地吻住她。

    花瓣连同血液的腥气一同碾碎在两人唇齿之间,又苦又涩。

    凯莉一把推开他,眼中闪烁着是一种决绝,微微红肿的唇一开一合。

    她笑着说:“雷狮,你也看到了,你不会真的傻到相信我吧,要知道,我可是魔女……我爱的人,根本就不是你啊。”

   

    看着男人有些凌乱的步伐,凯莉缓缓蹲下来,捂住有液体冒出的眼。

    你不会真的傻到相信我吧……

    这是第四天,凯莉还在吐花。

    一次,两次。

    雷狮终于相信他爱的人,爱如生命的女人爱的不是他。

    他自始至终都像个笑话……一厢情愿。

    这是第五天,凯莉碰到了雷狮。

    短短两天,少女的脸就变得雪一般苍白。

    “雷狮,又见面了。”

    紫眸中没有一丝温度,甚至没有映出她的身影:“星月魔女。有事?”

    凯莉摇摇头:“真是冷情的男人。”

    “我冷情?!”男人仿佛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握着锤子的手青筋暴出。

    他上前,手覆上她的脸,手指流窜又轻轻放在她的脖子上,声音有些哑。

    “你爱的那个人……”他顿了一下,看着飘落的花瓣,“看来不爱你啊。”

    “是啊,”凯莉耸了耸肩,一副我也不知道怎么办的表情,“我也没办法呢。”

    所以更显得他可笑。

    捏着纤细脖颈的手微微收拢,他突然一下子将她推开,转头冷冷的甩下一句:“滚吧,我不想再见到你。”

    他真怕自己会忍不住杀了她。

    凯莉偏了偏头,看着他背影,缓缓收回星刃。

    恨我吧,继续恨我吧……

    向我露出那种厌恶的,痛恨的,恨不得杀了我的眼神吧……

    说不定下一次,她就可以干净利落的下手。

    或者是……

    在她死时,他会不那么伤心。

    这是第八天,凯莉一直没有出门,把自己关在了房子里。

    她躺在层层叠叠铺着的花瓣上,就如躺在血泊中。

    ——维持呼吸只为了见证生命的消失。

   

    这是第九天,她或他生命的最末。

   

    “恶党。”安迷修从天而降挡在艾比身前。

    这家伙最近真是越来越嗜血了。

    “不想死的话就滚开。”

    明明那位魔女小姐在时煞气没有那么重……

    对了,那位凯莉小姐!

    他那天好像见过她!

    “恶党,停手吧。”

    “应该还没轮到你来命令我。”

    “那位凯莉小姐的事,我想你应该想听听。”安迷修堪堪躲过闪电,看向神情有些癫狂的雷狮。

    “安!迷!修!你怎么从来没和我说过!”艾比有些生气地扯着安迷修的耳朵,安迷修连忙道歉,看向雷狮远去的方向。

    唉,真是可怜的魔女小姐……

    “凯莉,开门!!”雷狮见里面没动静,重重地一脚踹开大门,倒在地上仿佛已经没了生息的少女动了动手指,下一秒就被人抱在怀里。

    “凯莉……醒醒。”

    凯莉睁开眼,有点迷糊地看了看四周,视线最终定格在雷狮身上,小小的叹了口气。

    “你知道了。”用的是肯定句。

    雷狮刚想再说什么,凯莉看着窗外西沉的太阳打断他,难得虚弱的说:“雷狮,再陪我看次日落吧。”

    他便不再说话,静静地抱着她看着落地窗外金红的天逐渐沾上染墨,最终被黑色吞噬。

   

    凯莉满足得像午后惰懒的猫儿,在他怀里打了个哈欠。

    还想和他看无数次的日升日落,还想和他互相威胁打打闹闹,还想和他一起去梦中的玫瑰花海……

    想和他一直一直在一起,永远永远在一起。

    『魔女和疯子是天生一对啊』

    可是……不可能了。

    这就是她的报应吧。

    不过……这样就好。

    她缓缓闭上蓝天般的眼。

    “雷狮,让我自私一回好不好……

    “你不能爱上别的女孩子哦,

    “不然我可是会很嫉妒很嫉妒,

    “从地狱的油锅里爬出来杀了那个人的。”

    他来了,她不会有遗憾了。

    就这样好了。

    “早知道……就少吃点月光慕斯了……”

    这是第十天,她再也没有醒过来。

    有液体落到她开始变成星光分解的脸上。

    “凯莉……”

啊啊啊啊啊好长啊这篇,终于码完了!

   

   

【雷凯/安艾 含佩帕】硝烟

    凹凸大赛,每个人都为自己而战。

    “哇啊啊啊啊……要死了啊!!”

    艾比和埃米两姐弟抱成一团,他们的原力武器已经被打烂,短时间内绝不可能再次使用。

    “最后一下,感谢本小姐赋予爽快的死亡吧!”

    凯莉高举的月刃飞速落下,天蓝色无害的眼瞳中闪着狩猎中有些兴奋的光芒。

    “这位可爱的小姐,能否看在我的面子上,放了他们?”

    凯莉看了眼把月刃在半空中截住的双剑,不满地啧了声,真是该死的骑士啊……

    明明只差一点了。

    “好吧好吧。”

    凯莉面露不甘,手随意地一挥,月刃就乖乖地跟在她身后随她离去。

    绿瞳的骑士松了口气把双剑收回,却没注意到以“魔女”为名的少女转身时唇边突然挂起的邪笑。

    一枚小小的星刃突然自侧方的墙边飞速掠过,激起一片尘土,粉色的在当中却格外耀眼。

    埃米只来得及下意识地往后扬了扬身体,本应准确刺入娇嫩喉管的利刃却也偏离轨道落在他脸上。

    “埃米!!”

    艾比连忙扑过去,只看得见满目艳红的鲜血,看到自家弟弟缓缓抬手捂住左眼。

    “看……看不见了……”

    那上面有一条长长的,贯穿了左眼的血痕。

    艾比愣了愣,突然好像被激发了名为姐姐的神经,缓缓将弟弟放在地上,远处的碎片随着她的盛怒逐渐拼凑成型,飞回她的手上。

    明明知道只要能活下来,埃米的伤是一定治的好的,可她还是好生气怎么办……

    艾比眯了眯眼,

    “我跟你拼了!!”

    “厉害呀。”

    一旁目睹了全程的凯莉甚至忍不住地鼓了鼓掌。

    呀,这就是人能激发的潜力啊。

    不过……

    她缓缓地又勾起一抹笑。

    这又有什么用呢?

    不过是只濒死的蝼蚁罢了。

    只要……

    她将目光转向一旁又一次拔出双剑满脸警惕交叉在胸前的安迷修,笑容甜美。

    “这位……尊敬的骑士大人,这毕竟是两个女孩之间的战斗,您……还是不要插手为好吧。”

    “我……”安迷修愣了愣,前一刻还留有神采的绿瞳明显有些失焦。

    凯莉脚步很轻地往前走了几步,语气突然放得很软。

    “您崇尚的骑士道不是告诉您,不能对女性动手,也要去保护女性吗?如果……您执意要插手,是必然会触犯一条的。既然这样,您不如就闭上眼,当做没看见……怎样?”

    艾比下意识地看向了安迷修,看他在想了一会儿后,虽说没有真正地收回剑,但却低下头不去看她,有些委屈地咬了咬下唇,手却更紧地握住她的弓。

    哈……也躲在别人身后太久了,何不抛弃那个懦弱的自己……勇敢一次呢?

    眯起一只眼,瞄准,射出。

    细长的箭矢不出意外地在半空中就被截住,艾比眼神又坚定了些,在挂着绝美微笑的魔女靠近的一瞬间将手中弓尖锐的侧面往她的脖颈划去。

    “呀,原来还会反抗啊。”凯莉有些惊讶地看了艾比一眼,笑意却更浓。

    一只手拿着星刃挡住她的弓,另一只捏住她脖子的手微微用力,就站在月刃上将她提起来。

    艾比立刻吃痛地松开手,不甘地看着她的弓摔到地上又变成碎片。

    扒不开钳住她脖子的手,艾比圆圆的包子脸转瞬就变成紫红,呼吸困难,眼前的事物也逐渐朦胧。

    “叮——”是武器碰撞的声音。

    凯莉连忙悻悻地有些后怕地缩回手,一边嘟哝了一句,尾音有些不易察觉的抖:

    “说好的骑士呢,你背叛了你的骑士道么?居然对我这么可爱的小姐下手?!”

    再晚一点,这只手臂就要被冷热流劈成两半了。

    安迷修明显的情绪低落了些,但却依旧没有收回自己的剑,还真像个骑士一样守护着身后他的公主。

    刚从死亡线边逛了一回的艾比深呼吸了几次,终究还是忍不住从后面抱住骑士的腰哭了起来。

    “呜呜……还好……还好。”还好有你。

    凯莉看了看旁边散发着煞气的男人,说不感激是假的,但还是嘴硬地一边翻了个白眼。

    “雷狮,我才不需要你来呢!”

    雷狮挑了挑眉,看了眼不停搓着手臂的凯莉,收回帮她挡住了双剑的雷神之锤。

    “真是麻烦的女人。”说话时露出两个尖尖的虎牙。

    凯莉刚准备反驳,就感觉有一只手穿过了自己的腋窝,下一秒,整个人就被提起来,被雷狮公主抱抱在怀里。

    “你!”

    “人我就带走了。”

    雷狮扫了眼抱着艾比安慰的安迷修,转身就走。

    凯莉挣扎无果,也就坦然地靠在雷狮怀里,只是耳朵尖有些红。又带上甜美的笑意探出头冲下面表情都不是很好的三人挥了挥手,

    “下次再见喽,各位~”

    “喂喂,还有没有点绅士风度啊!”

    凯莉鼓鼓嘴,表示了一下被雷狮也不说一声就直接扔地上的不爽。

    衣服都给本小姐弄脏了呢。

    看面前的男人始终没什么反应,凯莉眼珠子一转,突然勾起狡黠的笑容,飞速地在雷狮唇边舔了一下,趁他还没反应过来就坐上月刃遁了。

    “哈哈……你也再见喽!大~猫~猫~”

    雷狮望着她远去的背影摸了摸唇上残留的温度。

    “该死的……”

    看了看四周的草丛,

    “出来吧,还想躲到什么时候。”

    卡米尔理了理帽子从草丛里钻出来,眼神有点奇怪:“大哥。”

    佩利无所谓一般傻兮兮地蹦出来:“老大老大,我还以为有架打呢。”

    帕洛斯第三个不情不愿但也保持微笑地被佩利拉出来:“呵呵……老大。是佩利拉我来的。”

    “咦?”佩利挠挠头,“不是帕洛斯你说有好戏看的吗?”

    帕洛斯表情一僵,偷瞄一眼雷狮,凑到佩利耳边,

    “我说是你说的就是你说的。”

    “可明明就是帕洛斯你说的啊。”

    “……”

    雷狮沉默地看着帕洛斯和佩利唧唧我我,还有他们一直牵着的手,突然转身就走。

    “记住,以后,不许在我面前秀恩爱。”

    卡米尔:“……”

    帕洛斯:“……”

    是只许官兵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节奏吗?

    佩利:“秀,恩,爱……是什么?”

唉唉唉码完了。。

是在学校想的梗。

谢谢至今所有关注喜欢我的人

真的谢谢谢谢你们

感谢我的生命中有你们的出现

真的

非常非常

非常

谢谢你们

我的文写的不好你们还能喜欢我

真的谢谢

谢谢你们看我的文

看我发的鬼东西

我会努力变好的

祝大家新的一年里快快乐乐

谢谢

【耀凯】永远在身后守护你

南方下雪了!
 昨天居然还在各种地方堆上了!
 虽然下午就化完了。。
 真雪好好玩好好玩!
 和西岭雪山那些妖艳贱货(假雪)完全不一样!
 ——来自南方人的见少识寡。

看了耀哥的番外福利之后jio的……
 耀哥真的好帅好帅好帅啊!!
 这么好看的男人怎么可以不喜欢凯佬呢!(什么狗屁逻辑)
 于是我去搜了耀凯的tag。
 ……9参与……
 然后我就立志将它顶上  ……

两位数!
 啦啦啦啦♬︎*(๑ºั╰︎╯︎ºั๑)♡︎我成功了我真厉害!
 (๑•ั็ω•็ั๑)

这份耀凯竟该死的甜美。
 是凯莉小姐神之女的设定。
 神的代行使者╳神之女
 还是有雷凯。
 第三季还没出我就瞎掰了哈~
 (突然觉得今天的前言有些长……)

    “参赛者雷狮已被回收。”
     他看她望着天空飞散的碎片无声哭泣,缓缓将剑送入自己的胸口。
     鲜血飞溅。
     神啊……

     ……

     他的世界是黑色的。
     尤其是和族人,和同伴“竞争”的那段时间里。
     沾满鲜血。
     他曾一度认为自己没有明天。
    

     最后他胜了。
     成为了神的代行使者。
     还迎来了他的光。

    “喂,我叫凯莉,你是谁?”
     “神近耀。”
     “咳咳……神近?”面前冰蓝色眼瞳的少女明显是被呛到地咳了一阵,仿佛又觉得没有礼貌,理了理头上有些斜的粉红星星朝他伸出手,
     “嗯……我就叫你耀吧。”
     他握住,是软软的,温热的。
     这是他们的第一次对话。

     她是高高在上的神的女儿。

    “代行使?耀,你这么厉害?!”
     她笑意盈盈地看着他。
     “谢谢。”
     这是他们的第二次对话。

     神的孩子之间也有竞争。
     最终只能留下一人。
    
     他不希望她变得和自己一样。

     她还只是一个小女孩。

     她被一位哥哥甩下擂台,他没有思考就去接住了她。
     女孩小小的身体布满伤口,无骨般瘫在他怀里,鲜血浸透了他的衣衫,连同他的心。
     是该死的圣洁的不该存在于这喧嚣的世界。
     “谢谢你,耀。”
     “不用。”
     你不用对我说谢。
     这是他们第三次对话。

     他为了救她破坏了神的游戏规则,自天降下神罚。
     卑微的蝼蚁在光束下颤抖,咬牙支撑,心里念着他的光。

    “你没事吧。”她低垂了蓝眸,如水般晶亮闪烁,声音里带了哭腔。
     “对不起……都是因为我……”
     “无事。你没有错。”
     错的是这个万恶的世界。
     这是他们第四次对话。

     他目睹了她的成长。

     她逐渐坚强。
     逐渐冷血。
     违背了她最初的意识。
     也是他的。

     她有了一个新的称呼——“魔女”。

     滴答……

    “是血的声音呢……耀。”
     她回头看向他,目光平淡无波。
     他没有答话。
     这不算是他们的对话。

    不愿相信事实。

    糜烂的血色。

    她私自出逃,也许是无趣了罢。
    他却希望看到这样,她能永远远离战场,在身后偷偷跟随。
    却没想到她是入了另一个囚笼。

    挂着甜美的笑意疯狂杀戮。

    只有一个人能活下去。

    这个人……

    只能是她。

    他站在她身后的阴影中为她扫清所有障碍。
  
     看着她拥有朋友,拥有伙伴,拥有了……爱人。

    再一一失去。

    就如最初的他一样。

    不过他不会失去他的爱人。

    她将永远活下去。

    只要——他死了。

    凹凸大赛的广播最后一次响起,他闭上眼。    

   ——“参赛者…神近耀,已被回收。”

 

    少女一愣,回头望向碎片升起的地方。

    “……耀?”

                                     ——the end

这一定是糖是糖!

毕竟凯莉小姐还记得他嘛。

我这算不算混更?
(›´ω`‹ )消瘦
大概是冬日纠纷(撒糖)
为什么我画不出她们的可爱……
。゜(ノ)´Д'(ヾ)゜。゜
字丑表在意哈~

来自雷总的强抢民女(4)

【凹凸/雷凯】


写这章的时候其实有些混乱,大家凑合着看吧。


   


    凯莉翻了个白眼,扭过头去不想理他。


    呵,那么丑的衣服,还想让本小姐穿?


    雷狮轻笑了一下,显然心情不错,俯身下去吻住小女人撅起的嘴。


    “你唔……”


    凯莉懵了一下,抬眼便对上一双含笑的紫瞳,连忙反抗。下一秒,两手就被抓住固定在头顶,整个人也被提起来翻了一面变成面对他。


    看着面前已经憋红了的脸,雷狮终于松开她,凯莉连忙大口大口喘气。


    “为什么总是这样,我拿你没办法。”


    凯莉把头低下,有些不满地嘟哝。


    “哪有,明明是我拿你没办法。”雷狮的声音逐渐压低,头快枕到她的肩上,属于吸血鬼微凉的呼吸就在她泛红的耳边,“谁叫你太,好,吃,了。”


    凯莉一瞬间把头抬起来,盯着雷狮坏笑的脸推开他,脸红得快要滴出水来。


    刚准备说什么,嘴又被人堵住。


    感觉怀里的女人身体在自己的挑逗下一点点软了下来,雷狮眼里是满满的笑意。


    她真的不知道自己刚刚看着他时的表情有多诱人。


    ……


    “呼……”飞快地把门摔上锁好,凯莉终于松了口气一下趴在自己的床上,把头埋进枕头里,小声喃喃地对自己说,


    “这可是本小姐的初吻诶……”


    真是可恶的吸血鬼!!!!


    不过,她好像还不是很讨厌?


    我难道是喜……


    想到这里,凯莉不禁倒吸了口凉气,连忙翻身坐起拍了拍自己的脸。


    怎么可能嘛,这么恐怖的事情。


    “埃,米,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出去?”


    “不要说话,嘘……”


    床底下突然响起两个刻意压低的声音,凯莉愣了愣,小心地双手扒着床边探头下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两只小兔子抱成一团尖叫起来。


    “说吧,鬼鬼祟祟躲这里干什么。”


    凯莉掏了掏耳朵,刚刚应该及时捂住的。


    “你不要过来!”


    被从床底下提出来的红头发的小女孩看她靠近,呆毛都因为害怕而伸直了,一面更加用力地抱紧了身边同样有着大型呆毛的弟弟。


    凯莉挑了挑眉,


    “那你过来。”


    “鬼啊啊啊啊啊!!”


    “呵,再不过来就把你们送给那只吸血鬼。”


    “……”女孩吓得止住了哭泣,抬头看了看凯莉,“你真的不是鬼吗?”


    凯莉再挑眉:“呵。”然后握住了女孩的手。


    “啊啊啊啊啊不要吃我我一点都不好……诶?热的?”


    女孩愣了一下,又捏了捏手中温热柔软的手。


    好像……真的,不是鬼?


    女孩看了眼弟弟,两人小声嘀咕了几句,女孩想了想,转头冲凯莉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我叫艾比,他是我的弟弟埃米。”


   凯莉愣了愣,条件反射地摸了摸鼻头。


    怎么办怎么可以这么可爱……


    凯莉望天花板看了看,终于回过神对艾比笑了笑,


    “咳咳,我是凯莉,是嗯……欠那个吸血鬼东西,所以寄住在这里。”


    “所以……”艾比听到她说的,低头摆弄了一下手指,“喂,你能不能不把我们给那个恋尸癖啊?”


    凯莉抬起的想戳她包子脸的手在空中顿了顿,放回去,微不可察地皱了皱眉。


    “恋……尸癖?”


    “对啊,”看到凯莉对她讲的事好奇,艾比都有些手舞足蹈起来,“我们昨晚看这座城堡大,所以想进来找吃的,没想到发现他那个厨房里面……”

   

    艾比还没说完就被捂住了嘴巴,她一旁的弟弟神情有些严肃地看向了凯莉,


    “这位小姐,对不起,我们只能告诉你……不要相信那只吸血鬼。”


    ……


    把两个小孩子送到一个没人看守的偏门看着他们出去,凯莉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不要再回来了。”


    临走时,艾比回头看看她,


    “你不和我们一起吗?”


    “我?”看艾比点了点头,凯莉偏头想了一下,“一年之后,我会走的。”


    “那……你小心。”


    艾比有些迟疑地又看了她一眼,要不是旁边的弟弟拉了拉,几乎就要冲过来把所有事情都交代给凯莉。


    “知道了。”凯莉冲她挥了挥手,眸中的光随着天色逐渐暗沉。


    ……


唉,终于写完这章了。。


病态(下)

是凯金和黑金凯

来自 @艾玛我的 的点文

终于写完了快乐!!

微重口微病娇注意。


  恶魔玩着她的新玩具,乐此不疲。

  玩具每日奄奄一息,期待着来自天使的爱抚。

  天使带着虚伪的面具对一脸感激的蝼蚁假笑,头却从未低下。

  哎,男孩呐,你是否能逃出魔爪?

  亦或是……

  成为恶魔的一员呢。

  ……

  背后是冰冷的墙壁,金抬头看着头顶一叶小窗外的天空一点点亮起来,一动不动。

  算了算时间,手一僵。

  哈……她要来了。

  脚步声渐近,金看着铁门外陌生的亮光渗进来,又逐渐被隔绝。

  “乖孩子,想不想我?”

  她缓缓蹲下,如雪的指尖掐住他的下巴抬起。

  “又有新的游戏可以玩了呢,期不期待啊~” 

  金垂下眼睑,黑色逐渐浓郁,是极脆的玻璃容器装着,一碰就会立刻溢出来。

  他知道的,她每次都有不同的方式折磨他。

  赤着的上身已满是伤痕,金握紧拳头努力不让自己发出声音,下唇都被咬出了血。

  “为什么不叫出来呢?”

  少女用有些疑惑的声音问,似有些不开心。

  “啊啦,我的玩具是应该听话的。”

  她含住他的唇,撬开他咬紧的牙,趁他没来得及合上又是一鞭抽了过去,金终于抑制不住叫了出来。

  要死了啊……

  她快乐地要死了啊!

  少女透过变声器传出来的声音显出极度的狰狞,手甚至激动地握不住鞭子。

  感觉到他的逐渐虚弱,她有些不满地又抽了两下。

  欸,不能再继续了,玩具会被玩坏的……

  她放下鞭子走向他,双手贴着他的胸膛,脸缓缓挨上他渗着血的胸口。

  金只感觉到一阵冰凉,不禁缩了缩身子。

  “金,你知道吗?”女孩听着他的心跳有些惰懒得眯起了眼睛。

  “我的爸爸想吃了我。”

  “妈妈也想吃了我。”

  “我的兄弟姐妹都想吃了我。”

  “所有的人都想吃了我。”

  “我被关在那间冰冷的屋子里。”

  “那些人拿着刀,举着火把来分食我。”

  “可最后只有我一个人出来了。”

  “你知道为什么吗?”

  金眯了眯眼,突然想起八年前的一综报道。

  一家医院的纵火案 。

  所有人都死了,无论是医生还是病人。

  只有院长的小女儿下落不明。

  那个医院,是精神病院。

  少女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关掉了变声器,熟悉却如鬼魅般幽冷却妩媚的声音传入金的耳膜。

  “是血啊……黏黏腻腻地滴在地上,滴,答,滴,答……”

  少女舌尖飞快划过下唇,眼中闪烁着血色的光芒。

  她的蓝天已成废墟。

  好想看到他眼中的希望也碎成渣渣的样子啊。

  “金~我再告诉你一个秘密好不好?”

  她取下裹着的黑色斗篷,露出颈上他初来时留下的印迹,那伤口已经开始结痂脱落。

  “我……就是‘我’哦~”

  她即是她哦。

  他的恶魔和他的天使是同一个人呐~

  少年啊,你的表情会是怎样的精彩呢?

  眼瞳一瞬间被黑暗包裹,眼角划下血色的眼泪。

  为什么,为什么呢。

  为什么要这么对他。

  她对他说,

  “乖狗狗,叫出来啊。”

  将锁链嵌入他的肋骨。

  她对他说,

  “金,我一定会救你出去的。”

  为他抹上药膏。

  现在,她对他说,她即是她。

  呵,怎么可能呢。

  怎么可以……

  少女踮脚又一次吻住他的唇。

  『是草莓味的』

  一瞬白头。

  锁链被生生扯断,落在地上哐哐地响。

  凯莉依旧挂着甜美的笑意,看着少年掐住她的脖子。

  “金……我是爱你的啊。”

 







   他最终还是没能对她下杀手。

  只是把她关进铁笼,看她在自己身下尖叫,和着铁链的声音。

  她的一切都只能是他一个人的。

  做他的金丝雀就好。

来自雷总的强抢民女(3)

【凹凸/雷凯】有佩帕。

雷凯真好吃(〃°ω°〃)♡

明天考试。。

什么都木有复习。。

“说吧,我最忠心的两个下属被你弄跑了,你要怎么补偿我。”

凯莉看了看上座一脸阴沉的吸血鬼心里满满的mmp。

谁能告诉她这是什么情况?!

她不就是给那个一脸呆的狼人一包,嗯……春 药,还……嗯,因为看他傻就多指点了他几句吗?

为什么他说的喜欢的人是那个自称帕洛斯的白发少年?

为什么这俩人就一声不响地私奔了??!

幸好还把她给的情趣手铐拿走了。

不过……这,

凯莉抬头看了看雷狮。

虽然她还有些不清楚状况,不过这次……是她理亏。

就算如此,她也绝不会允许自己低头承认。

死都不会承认的!

其实还是有点虚……

雷狮看着她的表情,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甩给她一张纸条。

“自己看吧。”

凯莉接过被揉得皱皱的纸条打开,表情一瞬间凝滞。

“致凯莉小姐,

     谢谢你给的让我洒在房间四角的白色粉末和手铐,有缘再见!!

                        (^▽^)佩利”

我,可,以,杀,了,那,个,狼,人,吗。

可,以,杀,了,他,吗。

可,以,吧。

呵。

凯莉脸色变了变,最后叹了口气。

“唉,又是这样,说吧,你要我干什么。”

“过来。”

“?!!”

“嗯……?”

凯莉保持着满脸的警惕一点点挪过去,在随意地靠坐在椅子上的雷狮的指示下转身背对他。

雷狮的嘴角勾起一抹笑,伸手一捞,凯莉就被拉得坐在他怀里。

“喂喂喂你干什么!!”

凯莉连忙伸手推了推后面人凑过来的脸,手就被一把抓住举在头顶,腰也被人霸道地环住。

“乖一点。”

男人略有些沙哑的磁性声音传来,凯莉不禁耳根一软,下一秒就感觉一阵刺痛从颈项处传来。

殷红的血从她的伤口涌入他的口中,从他干涩的喉咙滑下。

哈,甜美的人类女孩,哦,不,这只是“她”的味道罢了。

他就像吸毒一样,对这液体毫无抵抗能力,感觉到怀里逐渐微弱的气息才依依不舍地抬头,离开时还有些痴迷地舔了舔那伤口边缘残留的血液。

凯莉已经整个人软得像猫一样瘫在他怀里,小口小口地喘着气,之前一直穿着的衣服衣领上已经沾上了一丝血迹。

雷狮看着不禁舔了舔唇角,更抱紧了她一些。

“为什么不穿我给你准备的衣服……嗯?”

颓废了……

突然发现昨天一天就涨了4个粉丝,发一个不占tag的东西自己开心开心。。

(◍>∇<◍)ノ゙

后天就要考试了!!!!

。゜(ノ)´Д'(ヾ)゜。゜

感觉疯掉٩(ŏ﹏ŏ。)۶。。。

来自雷总的强抢民女(2)

【凹凸/雷凯】,有大面积佩帕,注意避雷。

本章说不定可以改改名字了,来自雷总的歧视女性怎么样?

居然敢卖我超可爱的凯莉小姐!!

某作者:雷总,便当来了: ) !!

“怎么样?”雷狮笑了笑,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一只手有节奏地敲着椅子的手把,“给你两个选项……要么,穿上女仆装乖乖蹲在笼子里做吾的宠物狗,要么……”

    雷狮站起来缓缓走近她,一只手捏住她的下巴抬起,

    “以你的长相,卖给那些暴发户,应该也能拿不少钱吧。”

    凯莉眸色一冷,重重地拍掉那只手。

    就因为……她是平民女性吗?

    这只吸血鬼眼里还有没有王法!!

    “你竟然敢……”

    “敢?吾,雷狮的字典里就没有‘不敢’两个字。再说了……你那哥哥,不就是一个只比平民高端一点的混血血族……”

    “说够了吗。”

    凯莉仰起头,就算比他矮了许多也保持着俯视他的姿势。

    “宠物是吧,”她眯了眯眼,“我当。”

    “不过……我绝不当狗。”

(雷总:哦,猫。     凯佬:……去死。)

    雷狮的眼里快速地划过一丝笑意,又马上消失不见。

    “那,吾的宠物小姐,请换上你的工作服。”

    ……

    “你说雷狮那只吸血鬼到底有什么恶趣味?”

    凯莉低头叮铃哐啷地搓着手底下的盘子,身上依旧穿着原来的衣服。

    “拿给我一个那么……嗯,那啥的女仆装,还有猫耳和猫铃铛,这什么鬼癖好?!”

    “那个应该只是拿来耍你的吧。”帕洛斯笑了笑,“你的衣服已经给你准备好放在房间里了。”

    “还有啊,仆人就仆人,伺候他就伺候他嘛,非说什么宠物。还有那极具中二气息的‘吾’……”

    此时的厨房外蹲着一只扯花瓣的金毛。

    “开心。不开心。开心。不开心。欸?不开心?帕洛斯和女孩子说话还聊得很开心我应该不开心吗?”

    “佩利,干什么呢?”

    “没干什么,老大,我就是来修剪一下这里的花草!(´。• ᵕ •。`) ”

    雷狮看了看空荡荡乱糟糟的一片没有了花瓣的花茎(秃了,也变强了),又看了看属下傻兮兮的笑容。

    唉,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能完啊。

    雷狮看看厨房内笑得开心的凯莉叹了口气,完全没有见到他时的警惕了嘛。

    这样下去会被骗的。

    “干什么?”

    凯莉看着雷狮从外面走进来,一股男性的古龙水一样的气味凑近了她。

    吸血鬼伸出有些冰的手指碰了碰她的脸,

    “哎,小傻猫,脸上沾上泡沫了。”

    “喂喂,这位小姐,怎么了吗?”佩利伸手在呆愣着的凯莉眼前晃了晃,凯莉立马回过神来,一边在心里哀嚎一声。

    哎哎哎,怎么又想起那一幕了嘛。

    果然是留下了严重的心理阴影了吗?

(雷总:喜欢我还嘴硬。    凯佬:……呵呵,去死。)

    “这是你的钥匙。 ”

    佩利头顶的尖耳朵抖了抖,递过来一串标着“301”的金制钥匙。

    凯莉接过来看了看,又瞟了佩利一眼。

    “谢谢。你是……狼人?”

    “是啊是啊,本来在那次大屠杀之后所有狼人都要被关起来的,可是多亏老大把我救出来了呢!”

    佩利左眼的长睫毛颤了颤,露出一个傻里傻气的笑看着凯莉,金色的毛绒绒的大尾巴摇了摇,

    “对了,你知道……怎么让我喜欢的人跟我在一起呢?”

    “喜欢的人吗?让我想想……”